EcsRin

生命是积攒苦难的巡礼

© EcsRin | Powered by LOFTER

<张嘴吃荒坂糖 ||蹭课||>

必须吼一句Ecoli !大!法!好!伙伴们快来吃糖糖糖糖!!!【奔跑跳跃蹦极.gif

禁基的Ecoli:

还是大学同居paro的荒坂!时间线大概是荒北的神助攻室友搬走,坂道进入洋南后成功填补空缺成为女主人之后

稀松日常,没头没尾。靖友的专业依然捏造,不过不会影响阅读。

总之全是捏造(躺


<蹭课>


From: 小野田酱

“O▽O 荒北桑,昨天说过是五点下课吧?今天部里没有练习,我这边已经结束了,之后一起回家吧!”

在课上收到信息的荒北喜出望外——居然有这种好事!

这是小野田酱搬来跟自己同住之后第一次发出这样的邀请。虽然平时自行车部的训练结束后,他们总是一起回家(偶尔也会因为训练菜单不同而错开),可为小野田酱特意留下来等自己完全是前所未有!

被教授平板的语调弄到快要死过去的荒北靖友感到流失的生命力正一点一滴地灌注回他的身体。他把手机藏在桌下飞快地回复了这条信息。

“小野田酱!离五点还有两个多钟,没关系吗!”

对方也很有手速,手机几乎是发出信息后即刻就又震了下。“O▽O 没事,我在图书馆等着就好~”

完全没作对方真的会去借书看的假设,荒北擅自想象了小野田等到灯枯油尽后自己才匆匆赶到的场景……小野田冲自己喊“以后再也不等荒北桑一起回家啦——!”然后气鼓鼓地转身走人……

……不行!得驳回!完全驳回!荒北双臂交叉起来神经质地晃着,教授半褪下老花镜,目光越过阶梯教室的重峦叠嶂落在后排的荒北身上。荒北对视线向来敏锐,赶紧恢复了正常姿势,这才蒙混过去。

“那也等得太久!你先回去。”接近命令式的口吻。

“ΩДΩ那可不行,今天…嗯…是大采购的日子!荒北桑等下也要帮忙搬东西才行!”

……之前有这个预定吗?怎么完全没有印象。

荒北沉吟一下,突然反应过来脸朝下直挺挺地倒在桌面上……

想一起回去就直说嘛,干嘛要临时决定这种事!混蛋,这样也太可爱了吧!

“那就听你的。十分钟后过来A栋K301,我有课间。”不容置疑的语气。

“O▽O 是要一起列采购清单吗?没问题,这就过去!”

小野田赶到指定地点时,荒北正倚在教室外的墙上等他。刚叫着荒北的名字开心地迎上去,对方却低声甩下一句“进来说话”,握住他的手腕就把人拉进了教室。


被强硬地拉到最后排,背包被脱下来丢在空位上,小野田自己也被按住肩膀坐在靠墙的座位。见一切安排妥当,荒北一屁股坐在小野田邻座,把他离开教室的通路堵了个严实。

“这是做什么啊荒北桑?这种事在外面讨论,记在手机上就好了。不用非得找张桌子坐下来写吧……”单手支着脑袋,小野田一脸的疑惑不解。

总不能说上课太无聊,所以叫他来解闷吧?荒北支吾半天:“要买的太多了,没有一个小时根本列不完!总之你给我老实待着!”

“一小时?!可、可是过会就开始上课了,被老师发现了岂不是很不妙?”小野田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荒北摆摆手:“接下来教课的是系里新来的讲师,是个洋妞,上课从来不点名。倒不如说…来听课的人越多她越高兴?”

接近上课,教室里陆陆续续进来些学生,那位讲师也提前进来调试多媒体。现在开溜会被认为是公然罢课吧,小野田拗不过荒北,只得轻轻说了声“那就…失礼了”,这才放心地待在荒北身边。

眼睁睁地看着小野田一样样把文具掏出来,笔记本也认认真真摊在桌上,荒北眼睛都直了:“小野田酱,蹭个课而已…你该不会还要做笔记?”

对方已经摆出作势欲写的姿势,无辜地摇头道:“趁着还有几分钟,荒北桑先把能想到的东西讲讲,我来记。不是说有很多想买的吗?”

只是随口编了句而已,原本就过着学校——公寓——打工地点一直线的简单生活的荒北一时间根本想不出有什么需求,小野田咬着笔杆满怀期待看过来的样子又让他脑内一片糨糊。僵持的时间很漫长,荒北忽然灵光一现,挤出句“晚上吃什么?”

对于离家在外的学子来说这问题再现实不过,简直是上课走神的必备考虑项。同时陷入沉思的两人突然同时开口:

“炸鸡/暖锅!!!”

同时喊出来却是完全相悖的答案,窘迫的程度更上一层。两人沉默片刻,又一齐改口:

“其实我也想吃暖锅/炸鸡啦!!!”

荒北桑居然放弃了心爱的快餐来迁就自己,小野田感动不已:“可是……”

一方,荒北懊丧地以为小野田酱是怕到不敢违逆自己的意愿,甚至连喜欢的食物都不敢点。他急于补救,却没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和措辞因心焦而更加可怖:“少罗嗦!说了要吃暖锅就是要吃暖锅!哪来那么多废话!”

发现自己每撂下一句狠话,小野田就会跟着抖起来,整个人都瑟缩着贴上了墙面。荒北发现自己开口只会把事情搞砸,索性转过去不再讲话。恰好课程开始, 他装作在听讲,眼睛却忍不住一遍遍地往小野田那边瞟。对方似乎已经从应激态恢复过来,正低头在纸上沙沙地写着什么。

好奇心煎熬着荒北,上课讲的他一句也听不进去,直到对方笔一顿,把笔记本轻轻推过来。

“荒北桑不用太顾虑我,两个都吃好不好?炸鸡直接在店里买,暖锅就用超市的材料在家做吧。”


小野田酱麻吉天使!荒北一把折断了笔杆。

完全没有耐心跟小野田在课上互传纸条,荒北直接压低嗓音:“没问题,我来做。”

两人在吃腻了店里和速食之余也试着在家做料理。反正是对着食谱照本宣科,让经常耗在实验室里的荒北按照章程操作,完成度经常超过他俩的预期。

小野田欢欣鼓舞,小小声讲话也掩抑不住他的兴奋之情:“太好了,也叫金城桑和待宫桑来家里吃晚饭吧?”

什么?!荒北家神圣的晚餐桌怎能容许外人随意插足?厨房可是男人的战场。只是金城也就罢了,待宫那个没眼色的家伙在厨房东闻闻西嗅嗅,搞不好调料也能给他吃掉大半……绝对要驳回!跟小野田酱一起安安静静地窝在家里吃炸鸡啤酒,煮锅子御寒,再看个无聊的综艺节目。这个计划明确的美好夜晚决不能让他们打破!

荒北刚要张口回绝,小野田那双被待宫誉为“有星星的眼睛”适时地展现出了魔法。将要冲出荒北牙关的铿锵二字“不行”也只能被他忍气吞声地嚼碎了咽进肚子,换成句听上去很爽气的“随你,下课就联络他们”。

荒北心在泣血,摆出个颓丧的姿势发呆,长久得不到思考的脑袋逐渐又变得昏昏沉沉。相反,一旁的小野田却坐姿端正地听讲,时不时还埋头在笔记本上写点什么,直到偶然转头看到意识涣散的荒北极力想要维持睁眼,却又敌不过眼皮下沉,导致两眼翻白的愚蠢景象后,他才意识到对方居然在睡。这是荒北桑的专业课诶!又不是自己的……缘何是自己为了不想让那个外国讲师难过,亦或是想要维护她对日本学生的印象,努力在这边装作听课的样子(实际是在列晚饭要用到的食材)啊?!

小野田推推荒北,好心提醒道:“荒—北—桑,醒一醒。错过了重要内容的话考试会不太妙吧?”

隐约听到“考试”一词,荒北一激灵吓醒了。用手背重重地蹭几下嘴角,他问小野田:“发生啥事?”

一个没忍住,小野田看着完全不在状态的荒北,扑哧一声笑了。荒北桑,绝对是睡懵了吧?有时早上叫醒他,他也是这幅样子,全仗着起床气叫嚣不要牛奶面包,一定要吃到咸的东西作早餐才肯罢休。刚搬来跟荒北桑一起住的时候,自己第一次被委托叫(醒起)床服务,对方闭着眼大喊“谁动老子就跟谁拼命”把自己吓得半死,好不容易弄了培根蛋吐司的早餐后却不敢再叫醒他,导致两人一起迟到的事故还记忆犹新。

人果然是在发困的时候最无防备吧?感冒容易找上门来,写下的笔记比天书还晦涩难懂,智商也急剧下降。小野田清楚地记得荒北有次熬夜赶课题困得冒泡,第二天为了庆祝脱出死线,抓着削皮器开了半天啤酒——这么个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有点可爱的行为让荒北在小野田心中的可怕程度大打折扣。

“上课中呢荒北桑,别在这边睡着了啊。”小野田笑盈盈地看着他。

没想到荒北满不在乎地一摆手:“无所谓,反正预习时看过头,不小心全弄懂了,听课也是无聊。”

原原原原来荒北桑是学院派的吗?!居然会课前预习?!!世界观被轮了一遍,小野田小心地问:“……可是真波君跟我讲过荒北桑高中考试还要扔铅笔的……”

这样揭别人的短真的好吗?

幸而荒北也没在意:“也就这科会提前看。不然生词太多……”他随手翻了翻印好的课件,把一个长串的单词指给小野田:“喏,这个,基质辅助激光解吸电离飞行时间质谱……像这样的,不提前查好,上课能听懂就出鬼了……”

“基、基辅……飞行…?什么谱?”小野田一阵眼晕。

“看吧。”荒北无奈摊手,“当初脑抽才选修了这门。”

努力地分析着这词的构成,小野田挫败地发现不仅整个词看不懂,就连拆开来也不能懂……因为是身处于充斥着生人加前辈的教室,课程是口音纯正到陌生的外语教学,一直担心着会不会被发现自己是混进来的,又要假装努力听讲,小野田神经一直紧绷着。直到荒北被他成功叫醒后,他才全然地放松下来,却又惨遭智商碾压。

小野田在课业上本来就不太灵光的脑子此时一片混沌,荒北适才的困意似乎全部转移到他身上。鼻子一酸,他酝酿出一个呵欠,又怕在课上这样不礼貌,拼命忍住了,生理性的泪水被含在眼眶里一圈圈地打着转。比奈良町的鹿隻还要温顺无害的深色眼眸泛起莹莹水光,疲倦如同浪潮翻涌而来,虽不至于前仰后合,小野田困得头点点却还在硬撑的可爱模样让荒北看得有点上火。


他完全精神了。


纤细到荒北单手就能扼断的脖颈终于支持不住思维停止的脑袋,小野田头一歪,看样子就要向他倒去……

……幸亏坐在最后排!荒北得意着自己的先见之明,一边用肩膀去承接。没想到对方晃晃悠悠地坐直了身子,继而又倒向另一侧,头duang地一声撞上了墙壁。

疼痛让小野田暂时清醒,他颇为委屈地揉着痛处,小声地叹气。荒北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不知道抱头疾呼奔跑撞墙了几百次,拿出goal前冲刺的毅力才压下让小野田酱靠在自己肩上睡的魔性念头。

“小野田酱?困了就趴桌上睡一下。”

“那怎么行,”小野田略显慌张地摆着手:“太明显了,会被请出去!”

“她不管的!”荒北急了:“你信我啊!”看来他是在这门课上以身试过法。

就算那位讲师不在意,小野田也觉得这样实在是有失尊重。他环顾四周,突然冒出个想法:“荒北桑,我能在桌子底下睡么?”

“啥?”

“后面没有人,荒北桑再帮我挡一下。我趁老师不注意就溜下去……应该没问题吧?”

“等……”没来得及出声阻止,小野田盯准了讲师回身去指投影幕的一瞬间,像条从指缝间溜走的小鱼般迅速地滑了下去。

讲坛上眼尖的金发美女倒是不管有人睡觉,可上着课突然丢了个学生也是很邪门。她波澜不惊地讲着课,眼睛却死死盯住荒北,像是在要一个解释。荒北各种心虚,也只能掩唇作噤声状,一手拼命指向邻座下面。

美女这才作罢,左手虚插双眼又指向荒北,飞快地比了个“我会看紧你”的军用手势。包括荒北在内,全体学生皆是一惊。

这时荒北感到裤脚被轻轻拉扯,低头一看,他的小野田酱背靠在翻上去的软垫座位抱膝团坐着,正仰着小脸用口型问“情况如何”。

唉……就算下课后教室里上演大变活人,就算课后被请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喝茶他也认了。

荒北伸手下去悄悄比了个OK。

身处黑暗狭小的空间中,旁边又有熟识的前辈庇佑,安心感擭住了小野田。他两眼一闭,窝成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没人知道荒北靖友为什么以大腿抽筋为由,协同落枕的小野田坂道一起翘了第二天的洋南自行车部部活。)


<Fin>


写在后面:最近没什么好主题(有趣的主题在山坂那边都看到过了QvQ)。文力不足。

这里需要知道的是,金发美女是日后靖友研一的导师,而且她日后在跟荒北闲谈到恋爱话题时(异常八卦)明察秋毫地问他“是不是之前在我课上你带来的那个男孩哈哈哈居然在桌下睡觉萌炸了!”

金城小野田联袂阻止待宫荒北犬狼之争(火锅里的肉几乎被他们两个抢光)小野田脖子虽痛,嘴还能说;荒北大腿虽僵,手还能动。

反正就是狗咬狗一嘴毛的结局。

评论
热度(47)
  1. 術琟Ecoli不慎成为ARMY 转载了此文字
  2. EcsRinEcoli不慎成为ARMY 转载了此文字
    必须吼一句Ecoli !大!法!好!伙伴们快来吃糖糖糖糖!!!【奔跑跳跃蹦极.gif